我曾在年少时,想过一夜白头时的情景。

我一个从未见过的远房亲戚突然过世了,她有一个四岁的小女儿叫安然,由于早年离婚,安然无人抚养,于是送到了我姑姑那里寄养。小女孩整天跟在我姑姑身边,我姑姑也细心的照料小女孩,片刻不离,但这也弄得我姑姑哪也去不成。

 
不过说到底我此时的年龄也不过十六,还是未成年的年龄,却经历的事情比成年人都要多,大多都算是不幸的事情。

有一天姑姑问我是否能帮她照顾安然一天,她家要一起回娘家一趟,带着安然也不方便。我向来是一个人居住,安然来了我倒是有个伴,便欣然答应了。

  当舍友跟我说,你的头发上有了一根白头发的时候自己却吃了一惊。
 仅仅一天的时间便可以让年少的人生出华发,这着实让我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思虑过多,心事太重,再加上自己家里无法一次性解决的事情,复杂的情绪不断的让我的心理负担加重,逐渐到了崩溃的境界。

安然过来以后我尝试着跟她交流以及做一些小游戏,她只是紧紧的抱着一只泰迪熊,不跟我交谈,也不笑,静静的坐在一边盯着角落,我感到有些不安。为了逗她开心,我把新买的数码相机拿出来让安然拍照,她拿着相机终于露出了笑容。

  甚至觉得连生存都极其费劲。

那天晚上我终于知道带孩子的不容易,她一见不到我就哭着喊我的名字,我上厕所也要跟在我身边,这让我有些尴尬。睡觉的时候她也不肯一个人睡,非要跟我一起睡。跟她读了一个睡前故事,小家伙听着终于睡着了。这时我注意到她的泰迪熊,泰迪熊的一条腿好像烧焦了。

 
这便让我陷入到了一种黑暗而又空洞的“空间”,因为无人能够真正的感同身受,所有的苦难与痛苦都是自己与家人承担,而这种痛苦却又无法真正的释放出来,想要解脱的念头也油然而生。

半夜,我被奇怪的声音吵醒。转过身,看到安然身体颤抖着,脸上全是泪水。我赶紧抱住她问她发生什么事情。

  然而这个世界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也十分容易让人产生留恋感。

“她又在看我” 安然喃喃的说道,像是在自言自语。

  于是我便我回想起来很多我的习惯和我喜欢的人以及喜欢我的人。
 还有那些遗憾的事情。

“谁在看你” 我有些惊奇。

 
我喜欢在半夜三四点的时候不睡觉,从温暖的被窝里起身,踮起脚尖悄无声息的走到阳台,看着被一些高楼大厦遮挡住的天空,那是一片深蓝,说是深蓝却感觉是黑色更多些,大概称之为墨蓝色更为贴切些。

“一个在黑暗中的女人” 安然说。

 
那个时候似乎感觉不到时间在流走,就算房间里挂着的表上,秒针分针不断的走动的声音再怎么清晰,也会被轻而易举的无视掉,成为深夜里一种标志性的声音。

我开了灯并没有看到什么,况且我一向不信什么牛鬼蛇神。

 
夏夜时,空气也会变得极为干燥,这里并不像是南方,会有着湿漉漉的空气,也不会有想象中江南的烟雨朦胧,有的只有干燥的空气,连续不断的蝉鸣声,或许还会有人在半夜时热的睡不着溜达。
 北方的夏天人们普遍都睡得很晚。

我告诉她这肯定是她看花眼了,没有什么人在看她。安然只是一个劲的摇头,呜呜的哭着。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把她哄睡着。

 
我记得我初中时认识了那个时候高中的人,认识到现在也已经有了四年的时间,在一年前他就已经去了韩国上学,尽管有很久不曾见,倒也并没有使我们的关系疏离多少,反而有着越来越好的架势。
   

第二天我把安然送回姑姑家,为了让她开心我把相机也让她带着,虽然她没有说什么但是我能看得出她非常高兴。

 我给他取外号叫蠢驴,而他给我取得外号简直多的不能再多,什么呆比智障兔崽子简直信手沾来,每天互相吐槽的日子也值得怀念。

临走的时候我好奇的问姑姑安然的妈妈是怎么死的。

 
什么我最帅,什么自恋的话都可以毫不顾忌的说出口,关系好到一种境界便可以无话不说,大概说的就是这样吧。

“是死于火灾,自从妈妈死后安然就从没说过一句话,真是可怜”姑妈说。

 
但是青春期的少女和太过现实的十九岁少年,总是有着那些不可说出口的情愫,一旦说出口便会变得尴尬了起来,曾经的目标便是想要去追逐他的脚步,这倒也无伤大雅,只是到了最后,彼此心知肚明了一些东西,却连开玩笑都说不出口了。

“怎么起的火呢?” 我继续问道。

  可是最后说的话,却是如同往常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玩笑话。

“安然的母亲是自杀的,她往自己身上浇了汽油活活把自己烧死了”
姑姑好像不太愿意说

  这也算是一种遗憾吧。

我有些震惊

 
在我住在奶奶家时,不愿睡在本是应该属于我的房间却成了自己姑姑的房间里,而睡在了沙发上,被子是小时候自己盖过的,如今却盖不到自己的脚,蜷缩成一团,在午夜零点时准时的关掉电视,没入黑暗中,想着自己从小到大的那些不幸。

“事情发生后,我就把安然接了过来,并告诉外人这是一场意外,葬礼也只叫了一些直系亲属,所以没叫你。安然到现在还不知道她妈妈死了,我们不敢告诉她,跟她说妈妈去度假了”
姑姑伤心的说。

 
绝望也开始蔓延其上,觉得自己的生活简直痛苦到了极点,没有人可以保护,没有人可以真真正正的感受到我这样的痛苦。

我叹了一口气,转身回去了。

  手机突兀在这片看不到任何光亮的客厅里亮起,是自己舍友发来的消息。

几天之后,安然死了。

 
她说,认识你,是我最幸运的事情,所以我们要一直一直做好朋友,无论你有什么困难都不要忘记,我们都在你的身后默默支持着你。

姑姑为了让安然单独睡觉把她单独关在屋子里,任凭她哭喊也不开门。第二天,便发现安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验尸官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死的,身上没有一点伤痕,死的有些蹊跷。

 
我怔怔的看着这条发愣,忽的就泣不成声,不停的捂住眼睛装作自己没有哭,也不想发出任何一点声音将屋里睡觉的爷爷奶奶吵醒,就那样死命的憋着,却还是无法阻止眼泪流出来。

葬礼过后我拿回了我的数码相机,一张张翻着安然拍的照片,有泰迪熊,有树叶,有草有花,还有我给她读故事的照片,我看的有些出神,更有些伤心。

  那消息仿佛是能够驱散黑暗的太阳,将我心中的孤独感与绝望感全部驱散。

当我翻到最后一张照片的时候,吓得大叫一声,身上汗毛立起,“嘭”的把相机摔倒了地上,流了一身冷汗。

  我并不是一个人。

 
半夜哭的哭的便睡着了的我,在早晨六点多就被奶奶叫醒,让我去他们的屋里睡觉,说是睡在沙发上睡不好,朦胧中的我便晕晕乎乎的到了床上睡到了中午十一点多。

 
我与自己家里的什么姑姑姑父关系并不是很好,他们也从来只是看在爷爷奶奶的面上对我关切问一下,而我也不甚在意这些。

 
只是我非常清晰的记得奶奶搬家了告诉我那有着漂亮窗户的房间是我的,我高兴了许久,最后却搬来了姑姑与他们的孩子,那所谓是我的房间也就再也不是我的房间了。

 
最后我也只能苦笑着想,若是我的父亲还在世,若是我是个男孩子便也不会有着这么不幸的人生了。

 
我便可以平平淡淡的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也可以保护着我的母亲,可以保护她不受到伤害,而作为女生的我实在是太过柔弱,保护不了我想要保护的人,自己却还要收到胁迫,这确实算是一个让我感觉到绝望的理由。
   

图片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