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随着网络的发展,大量粗制滥造,没有逻辑,同质化严重,没有思想内涵的网文出现了,这些庸俗不堪的网文在很大程度上误导了大量年轻人。为此很多知名作家都纷纷出来抨击网络写手,并把唐家三少,梦入神机,猫腻等大量网络写手的网文抨得一无是处,大家对此怎么看?

摘要:
当一个群体受关注度高的时候,它的新闻也会成正比地多起来,不管是好新闻,还是坏新闻。2013年,网络文学作家新闻不断。先是今年4月,传出著名网络作家南派三叔自导自演的一出抑郁式悬疑剧;相隔不久,又传出网络文

回答:

当一个群体受关注度高的时候,它的新闻也会“成正比”地多起来,不管是好新闻,还是坏新闻。2013年,网络文学作家新闻不断。先是今年4月,传出著名网络作家“南派三叔”自导自演的一出抑郁式“悬疑剧”;相隔不久,又传出“网络文学累死网络作家,写手‘十年雪落’过劳死”的新闻。

这是个事实,网络作者只求快,且多是肤浅精制的东西,所述之事许多没有新意,类同于信息报导,对问题的阐述很少深入分析,没有创新意义,粗制浅造。当然,在这个信息化时代,网络的重任是传递信息,而不是精雕细刻.这种网络文本的发表快而短。这个不能怪网络作者。是时代使然。媒体发展到今天,已是信息全球化复盖的时代了。网络媒体和纸质媒体,形成当前时代相互交融存在的局面。深刻的思考,具有高特思想的认知文本的发表,还是应纸媒承担。一人一部手机,人人可以表达,纸上文本又连着网络同步,全国十几亿之众,若人人都用触屏手机,人从都是作者,想要人人都精制细思,写得深刻又肯有哲理性,是不可能的。正由于网络这种普众性的特点,网络作者多是精制滥造就成了理之当然。名作家们对网络作者的这种批评只有一半是对的,另有一半是错的。网络化的自媒体时代
,你要网络作者人人都象作家哪样写得深刻且有哲理性的文本是不断可能的,在网络上发表的文章,也有不少是内涵丰富论述深刻的,不能一概而论。所以,对于上述作家们的批评,网络作者大可不以为然。

与此同时,某些网络文学作品被改编为影视剧后又呈现大热之势,如《步步惊心》、《甄嬛传》、《宫》等,让一批网络作家名利兼收。网络文学作家究竟是怎样的生存状态?无论是十分诱人的“一夜爆红”,还是让人望而却步的“抑郁症”、“过劳死”,都不足以概括这样一个庞大的群体。

回答:

创作起点不分高低

我绝对不同意这个说法。首先王朔、李敖、莫言,贾平凹、冯小刚他们都老一辈到了人,年纪大了,到了六十岁以上的年纪,人变得越来越保守,嘴皮子欠,凡事不了解,不管事实,不了解网络文学的情况,就胡乱发表意见,批评新生事物。

国内最大的网络文学写作平台之一、起点中文网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国内从事网络文学创作的作者,具体数字难以统计,这是一个全民写作的时代。网络文学并没有所谓“准入门槛”,所以,任何起点的人,都可以在网络文学这个平台上书写。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是具有丰富想象力、对文学有一定追求的人,都做着“文学梦”。

网络文学一开始就是文学的组成部分,早期的榕树下、橄榄树、清韵书院、天涯文学,其实都品质很高的的文学网站,像郭敬明、安妮宝贝、张悦然、宁财神、金何在,慕容雪村、当年明月、蔡骏等人,都是这些文学网站出来的,现在已经是纯文学的代言人。

网络文学作家“孑与2”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他2012年下半年才踏足网文圈,从连载开始,一路领先,受到读者喜爱。2013年5月,正式成为起点中文网大神作者,其作品《唐砖》位列“百度搜索风云榜”小说类总榜第16名,历史军事类第1名。

如今火红的《甄嬛传》的流濂紫,九州奇幻的江南、潘海天,还有天蚕土豆,猫腻,宅猪、南派三叔等网络文学大神,他们的作品文学性很强,故事好看,都有自己的小说代表作,一点也不比那些所谓的纯文学作家差啊。

但他的写作经历并不是一帆风顺:2012年,“孑与2”的作品《唐砖》在一家网站连载了两个月之后,申请签约杳无音信,坐在电脑前,“孑与2”看着自己10万字的心血就要灰飞烟灭而心灰意冷,本来想放弃了,但后来得到了妻子的鼓励,“孑与2”决定再试一次,选择了新的平台,没想到6天之后,主编便邀请他签约。

很多作家对网络文学不满,应该是不了解实际情况,看到了质量低劣的作品。要说到数量,因为网络文学没有门槛。人人可以写作,发表自己的作品,没有专业的编辑\评论家的扶持和关注,所以造成了数量奇高,精品很少,一眼望去,鱼龙混杂,泥沙俱下滚滚红尘的现状。

当时,他就想,如果这本书每个月能给家里带来2000元的收入他就心满意足。谁料想,上架后的第一个月,收到的稿费让他瞠目结舌:2.6万元的稿费几乎是他在西北这个沙漠里的小城市一年的收入。“孑与2”表示对自己现在的收入非常满意,因为“一个从几百元工资开始,用了快20年才涨到2000元的人,如果对现在还不满意,那就无话可说了”。

但是如果这些作家,能够心平气和,认认真真、扎扎实实,沉下心,花时间去找,还有有相当多一批网络文学作家的作品,是文学精品,值得阅读的。否则,中国作家协会,也不会把网络文学纳入自己的阵营的。

读者才是“衣食父母”

回答:

不知道大多数网络文学作家,有没有像“孑与2”这么幸运。很多网络文学作家,常常自嘲为“码字民工”,“以字论价”的幸运时刻,常常要等很久,或者永远也等不来。网络作家的收入是由作品人气来决定的,作品越优秀,人气越高,所获得的收入越高。“孑与2”坦陈,作为一名网络作家,他最看重的就是读者,“说他们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毫不为过”,所以他这个并不喜欢和别人交流的人,必须认真地回复读者的疑问和问候。

简洁再简洁……我们要一语要害!我们要面对面解决问题! 图片 1

另一位网络文学作家“傲无常”也表示,最看重的是自己的读者和编辑。“傲无常”从事网络文学创作已经十年,当初是因为纯兴趣,直到赚钱了才觉得这一行很有趣,就一直做了下来。如今,他都是朝九晚五地码字,偶尔加加班,结束后就轻松娱乐,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种“过劳”状态。

无论莫言无论王朔无论小刚,眼一直高着呢,网文等俗文,哪能入高人之眼。也许他们自认为,他们那印刷出来的文字,才是对得起人类的,有思想有沧桑甚至还有莫测的人性,有使命感有历史厚度,不会在一个平面上絮絮叨叨,他们的文才纵横呢。 图片 2

网文太下里巴巴,粗糙的如洗手间的纸巾,也错,洗手间纸巾也都绿色环保了,滑的很。总之,就是粗!俗!

殊不知……你们还在自己的大部头里不能自拔时,我们已爆文。你们就是不肯低下哪怕一点点眼皮,瞅一秒网文也会发现,原来速度在网文。

可是爆文的,100W+,几乎都是网文,恕我眼混,不知最近有无丰乳肥臀热卖?有无甲方乙方和私人订制如出一汤,票房大卖?

近日网文,还是出了🔴百万+!榔了你们一下。

网文虽粗又俗,但还是惹眼。如今的读者大爷,口味虽重但还是有点喜欢俗里加点粗的料,扎扎心。

网文之所以爆炸,还是贴了时代,尤其贴住了商业社会。何谓商业社会?有时空观念有距离感有时间性有速度。由住地到写字楼坐大巴用时或30分或60分钟,由广州到北京直飞三小时或多点,这样时间内的时空转换,三十分或一小时或三小时,读完一文,又有事又有观点又不乏小感受,事情转换快文字跳动快,都在秒中完成。快快快。

如面对面快速突袭一个问题,半小时一小时解决问题,而非大部头拖泥带水纵横万里,不是不读,没那功夫扯闲篇!

商业社会就是快,人快、眼快并功利,一定要心直口快,第一句话就必须抓住我,不能废话。简洁成了网文的一大特色,其实是市场特色。

各位大家,网文无法入您的眼,垃圾废物充斥,有时还有骂。但,我们也无奈,不贴上市场,小刚导演的电影也难票房过亿。只不过是我们不敢骂观众是垃圾。我们要给网民拍马的,否则没人理的。您们可以高啊,我们则必须低。但我们网文也有道德之力量,不信读点,浪费不了您的时间,十分八分一篇网文,真的。

回答:

谢谢悟空问答邀请!

提问不能捏造事实哈!

别的作家我不知道具体情况,但除了李敖,我想谁也不会对自己并不了解的东西屈尊费力气去“批得一无是处”。或许有过只言片语,因为真的看不上绝不会说上很多话。你能想象出你提到的那些作家们看很多网文写很多评论的情景吗?

我曾经说过
,“所谓文学,就是对一切的理解与同情”,要是作家对高雅和低俗理解得那么简单,他的写作还会有深度吗?

纸质文学和网络文学,载体不同而已,纸质文学也有低俗作品,网络文学也有精品。

最能反驳你的看法的事实是,莫言是网络文学大学名誉校长,而网络文学大学是受中国作协指导的。

在接受媒体访谈时,莫言是这样说的:“我一直对网络文学持一种赞赏的态度,我觉得它这个也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而且,我也读过一些网络作品,确实里面有一些感觉是不错的。”

图片 3回答:

网上发文跟卡拉OK差不多,非职业性歌手,唱的不跑调即可,何必当真玩玩而以。风雅文士见网状上爬满各种雕虫小技也以此看待,大度些。芸芸众生爬在网络上并非谋生乃取乐也,有着各自的喜怒哀乐,大众平台尤如卡拉OK大厅走进去的都是消遣。这些道友来自五湖四海,三教九流,各行各业包罗万象者汇集于此,各有各个说法。手贱,码的字当然没有教授专家码得字正义顺。一堆符文码的不规整许些乱,想想看,此人的身份也许是耕者或工商士者。而所谓的上流人士精英者,所言,所文,所形又如何。

回答:

时代不同了,好歹无论,谁也不知道前头等着的是眼泪还是欢笑。文字的思考和探索已不具有更深层次的趣味和引导(资格永远待考,照谁那话说,谁也不是教主,谁也别给谁谈人生,讲道理,树典型,找意义,现实是最好的指导,哪怕盲从,短视,无良,看谁角色发挥的好),以前或许有过,现在说荡然无存,也不算为过。阅读基础在那里,产品制造者的水平在那里——只是,叙述方式和联系一下现实展开点儿浮想的问题。投其所好也罢,自成一家也好,问题是,越来越多的读者——本来也没多少,从官方宣传里可窥一二,读书,家风,有一个囫囵经验是——没什么就吆喝什么。更多的,包括现在小孩儿,大伙儿需要的是直接的感官刺激,手机杀进来,视频杀进来,谁还愿意看字儿?累眼睛,齁累!——现在需要的是辣眼睛!能让一部分识字儿的坐下、躺着看的,可以赚钱的文字,应该就是网文了,包括改编成电影电视剧的。无论是粗制滥造,还是精心打扮,市场就这么大,需求就这么高,你指不指责,赞不赞扬,都没关系,市场和赚到真金白银,就是硬道理——这话,如今得到了认真的贯彻和落实的执行,出现什么结局,不知道。

活着,有多么苦哈哈。现在是不分好赖的可以转移一小会儿注意力的,笑哪怕是一纯物理的,转瞬即逝的,也蜂拥而上
,僵尸一样儿,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开心就好。赵先生及麾下,被声讨如何这,如何那的时候,不是在其声名鹊起,如日中天的时候,而是……早干嘛去了呀?笑点,观注点就在这儿,拔高,你是拔不了的,尤其你还自己装着,告诉别人——你别装,自己不善——还教导别人要善。这个,如今,开焊了——不是开始焊接了,是焊过的,开了……

写仨月,也写不完,没功夫了,得赚钱还贷款去了。

主题是,谁也别充大个,黑猫白猫,逮着……市场需要,不是谁谁指责,呼吁,就能刹住车的,刹车失灵了!告你。

图片 4回答:

以现在的时代来说,可以把他们分成旧派;现在的网络写手分成新派。

就像民国初年,胡适为代表的、倡导白话文的一帮文人一样,也被守旧势力、晚清遗民、尊崇文言文的旧派文人,批驳的一文不值!

后来胡适他们都成了大师、大家、大文豪!

也许若干年后,我们这些网络写手、喷子、杠精,也能成为新时代网络文学的先驱、大师、大文豪!……也不一定呦😁😁😁😁

图片 5
图片 6回答:

最根本的原因是动了他们的蛋糕!

有一个恶龙的神话!一个村子,有一只恶龙,每隔几年都要叫村子的人去送童男童女吃,但村子每次召集勇士去斩杀恶龙,最终都失败了,最后一次,一个人跟着勇士去斩杀恶龙,那个人看见勇士杀死了恶龙,当勇士看到背后有满洞的黄金,勇士这时却变成了一只新的恶龙,就这样周而复始的循环着!

以这个神话套用这个问题,最恰当不过,上一代是在埋葬他们的上一代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于是他们变成了“恶龙”,为了保护自己的成果,于是就一味的打压下一代,这就是我们这些人的悲哀!他们曾不考虑去用心培养下一代,只会斩杀、打压他们,背后都是自私的利益考量。

每一代人其实都一样,都是人,没有说哪一代素质就是好,关键还是环境,永远不是他们就是圣人,后辈就是“质量低劣”。

为了利益,一颗呵护下一代的心都没有,这真让人伤心,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好的作品给我们?没有一颗博爱的心,怎么有好的灵魂!?

图片 7

回答:

名人与人名

刘晓林

人,不需要说明界定。否则,世界大乱。人与名组合在一起时便不好讲清了!名人与人名,人自寻烦恼、自我设置障碍的结果。许多时候名人就是人名,但人这种高等动物思维的存在使得主观将某些“价值”加在了二者身上;从而使得二者出现了天壤之别。

世上出现了人,慢慢地有了人名。突然有一天,名人冒出来了。名人之“名”做形容词用,人名之“名”做名词用。刘晓林与九天居士达成共识:宇宙间一切具有形容词性的“物体”皆无定论,名人之“名”便是如此!相比较而言,具有名词性的“物体”相对固定,比如人名之“名”。

因为形容词性的“物体”的无定论,从而使得名人泛滥成灾。厕所里有名人,仓库里有名人,各式的圈子里有名人。除了极少一部分名人还知道自己仍然把人名作为人生的“根”以外,绝大多数的名人已经高度发烧到自己可以与人名脱离关系了!

无数的名人们习惯了前呼后拥、披金带银、似人非人的日子——不可否认,有的靠个人的拼搏而来;有的则是稀里糊涂的碰撞结果:财富传递、华美皮囊、认母做父、选爷为夫……如此的表述定然会激怒不少的名人!“外势诚需借,内能真锥芒。”——在这个重权势、有知识没文化的年代里对此相信的人可能不多了!对此相信的名人更不多了。

名人的存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社会的发展,无数有“人名”的人将“名人”作为奋斗的目标,同时也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多好的事情!因此,社会应该感谢名人——尤其感谢始终将自己视为“人名”的“名人”。

另一方面,名人的存在一定程度上也阻碍了社会的发展。本来是有人名的人成为了忘记自己“人名”的“名人”——于是,社会上的“非人”多了起来!人模人样的却远离了人——真诚没有了!善良没有了!包容没有了……总之,人该有的诸多“要素”在诸多“名人”身上不见了。名人非人乎?名人是人乎?这两个问题都不好回答,因具体的名人而异。

对于人名,我不想费饶舌的文字。它具有名人所不具有的真实性。仅此一点,人名便足以称名人之母——无数的真假名人都是从人名中而来。

如果某个人名足够幸运,人名可以与名人做等。比如,老子、苏东坡、齐白石……他们只要人名就足以!根本不需要什么名人之类的前后修饰与限制。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聪明日益增多。随之而来的是人们将注意力放在了不确定的“物体”身上,比如名人;却对相对固定的“物体”漠不关心甚至视而不见了,比如人名。由名人和人名所构成的整个社会请记住:名人也许光彩夺目,而其大多笼罩了幻影;人名也许暗淡无光,但谁又能剥夺其曾经的存在?

关注名人的国家也许会更发达,关注人名的国家则更能反映人之为人的大美人性。

回答:

我注意到这类现象。以为很对等。网民们没有谁把他们放眼睛里,他们有看法,很正常。网民无视他们在先,他们敌视报复网民在后。扯平。至于谁的攻击比较正确,我坚决地站网民一边。事实上所有的体制下当代作家成名的原因很多,有些纯属文学以外的原因!有些人根本就是炒作起来的东西,甚至根本就没有个像样的东西,但是媒体照样炒作,此类人被网民攻击,很正常。与其身后被人说得一钱不值,倒不如生前让他们知道自己其实没有任何的价值,让他们知道自己的东西它根本就不是个东西。至于他们和网民谁将取得终极胜利,这是一个没有任何悬念的问题,网民就是终极的裁判官。很多人都认识到这个问题,但是他们不敢承认。他们需要欺骗自己。但是除了欺骗自己之外他们从来就没有能够成功的欺骗过任何的别人。而网络能够干掉实体商业店铺收编金融财政业,而今而后对付几个盗名欺世蝇营狗苟之徒,实在是小菜一碟。在这里提个醒是为某些人的好,蚍蜉撼树螳臂当车是要贻笑大方的。

但由于网络作家队伍庞大,竞争非常激烈,据称大多数网络作家的真实生活其实很艰苦,过着每天熬夜、绞尽脑汁,拼脑力更拼体力,更新几万字的模式化生活。商业化运作的网络文学网站支付的稿费标准特别低,千字还不到几十元,甚至千字只有区区几分钱。

被认可的N种可能

近年来,网络文学作家被认可的途径,出现了N种可能。第一种,最为直接——即作品成为畅销作品,或者因为被改编为影视剧而大热,比如《甄嬛传》、《步步惊心》、《盗墓笔记》等等。“傲无常”认为,影视作品选择网络文学的原因,是因为网络文学接受过市场的检验,网络文学对读者口味喜好的掌握是最前线的。它们有庞大的读者群,更加贴近普通人,普通人群才是支撑影视剧市场的主力。

而另一种认可,则是作品变成纸质书出版。“孑与2”
表达了他对纸质书的渴望,他一直希望能有一本纸质的小说出版,对他而言,纸质书是一种肯定。随着电子媒体的发达,并不是所有网络作家都有纸质书情结,认为只是承载的媒体不同而已。

还有一种认可,就是以“加入作协”的方式。今年,网络文学界最大的一则新闻就是,不久前,中国作协2013年会员公示名单中,《甄嬛传》作者流潋紫、《步步惊心》作者桐华、《裸婚时代》作者唐欣恬等16名网络作家“上榜”。有学者认为,加入作协,是主流文学对网络文学及网络作家群体的最大认可,而网络作家自己也愿意接受这个“身份”。

虽然“身份”已获认可,但人们的一些疑虑并没有随之消失。在很多人眼里,网络文学表达上更多以娱乐化的形式存在,网络文学作家的创作尺度总是大于传统作家,过于天马行空、方法玄幻,甚至不顾社会责任迎合部分读者的“重口味”。如果仅仅为点击率疯狂写作,含金量只会越来越低。网络文学如何做到不仅仅是迎合,摆脱逐利心态,才有可能涌现真正优秀的作品。记者
李福莹

传统作家眼中的网络文学

莫言:30年前也会成“网络作家”

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近日在北京的一个研讨会上表示,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并无不可逾越的障碍。莫言至今还记得,教会自己用电脑的是老作家韶华。那是1987年,当时已经60多岁的韶华给莫言演示如何用电脑,莫言的第一个感受是——“多慢啊,敲半天才敲出一个字儿”、“自己永远都不会用电脑”。不过,莫言后来还是买了一台486电脑,但那时的他又觉得,上网离他很遥远,“自己一生都不会上网”。
而如今,莫言早已熟练地上网看新闻,收发邮件。“如今年轻人几乎一切都可以在网络上完成,网络甚至变成国家和国家之间较量的战场。现在不管是否喜欢,每个人都跟网络产生了不可分割的联系。”

莫言认为,文学跟网络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为文学的发展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不管是网络文学还是传统文学,本质上都是文学。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障碍。莫言甚至表示,如果30年前有网络,他肯定也会选择网络创作。那时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文字,只能通过向报纸杂志投稿,文学门槛很高,现在网络的出现降低了这门槛,提供了更多的途径。

刘震云:文学门槛因网络而变低

“当文学不再只出现在印刷纸上,而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也出现的时候,它一定会变成另外一种特别奇异的花朵。”刘震云认为,有了互联网,文学的门槛突然降得特别低,谁都可以进行文学和艺术创造。过去有人说,文学的读者越来越少。但是互联网出现了,它的读者会越来越多。

传统作家和网络作家这样的叫法是不科学的,比较科学的区分是一本一次写成的书和一本分几百次写成的书之间的区别。网络文学最大的特点是每天都在连载,把每天的新创作发出来,但这种创作方式并不只是网络文学才有的。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张恨水先生的小说在申报连载,也是每天在发。这样的连载小说,特别适用于盗墓、爱情、武侠题材,因为它是情节小说。

苏童:网络也应生产“慢文字”

苏童认为,纸上的作品,也可能生产得特别快,而网络也可以有“慢文字”。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哪种更属于快餐阅读,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作者的写作诉求。

“很多时代会质疑作者的身份,我认为不必拘泥于这个话题,更重要的是虚构会不会死。任何时代,人类的精神永远有空间腾出一部分做一些不那么实用的事情。”苏童说,我们被认定为所谓的传统作家或者网络作家,都是抱着虚构做一些事情,一定意义上,价值是一样的。对一个作家来说,更重要的是写作态度和诉求。

蒋子丹:曾经踏入过陌生领地

蒋子丹曾以长篇小说《囚界无边》,一脚踏入网络文学的陌生领地。她认为,网络写作的语感和书面写作的不同之处,首先就是语言口语化的强制性。网上写作会觉得时时有一些读者就隐身在自己周围,听你讲故事,并随时都可能与你交谈。这个语境要求你不能自说自话,不能用文绉绉的书卷语,非得生动形象不可。

蒋子丹说,读书界总爱把所谓传统小说和网络小说分而论之,其实没有必要,也不太合理。以她自身的体验,“传统写作”与“网络写作”之间,差别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