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看到一个新闻,上海的一套房屋一夜之间涨了70万,而北京的学区房一平米居然被卖到了40万……看到这样的新闻,我只能说现在的房子已经被强加了太多居住之外的意义了。

“孤独的房子”(lonely houses)是摄影师 Manuel Pita
的摄影项目。美国《连线》杂志称其有着“不可否认的迷人之处”。

在遥远的葡萄牙有一位建筑摄影师Pita也在思索着房屋的意义。

两年前,生活在里斯本的 Pita 在去考察阿尔马达市 Cacilhas
区时偶然遇到了一个红色的房子,“它看着就像是一个建筑草莓”,映衬在淡蓝色的天空下,那一瞬间他为此着迷,“我感觉到被什么东西触动了,所以按下了相机快门,把它储存在我的相机和手机里。”

有一次他在阿尔马达市看到了一栋红色的小房屋,上面还有一些小斑点,就像一颗草莓映衬在淡蓝色的天空下。

自那以后,Pita 开始搜罗各种小房子,他的 Instagram
上满是晴好的蓝天下色彩丰富、结构不一的小屋,“可以想象住在里面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每个房子都有一个小故事。”
Pita 说。

他好像一瞬间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他摁下手机快门,拍下了“孤独小屋”系列的第一张照片。

一开始他只用 iPhone
进行拍摄,直到去年夏天,他才升级了自己的装备,添置了尼康 D600 和玛米亚 7
相机。他说用相机拍摄可以帮助他获取更好的光感、质地和色彩范围。

拍的第一张照片

图片 1

他后来陆续在Instagram上发布自己拍摄的“孤独小屋”照片。他用的昵称是
sejkko, 取自日文seikko,意为「真诚的孩子」,隐隐中表达了他所追求的摄影目的。

葡萄牙 阿韦罗

Pita的Instagram主页

图片 2

Pita照片里的房屋大多数实在葡萄牙拍摄的,基本都是已经被遗忘的传统房屋,也有少部分是在法国、土耳其和克罗地亚。

法国 斯特拉斯堡

大部分房子是他在公路旅行时发现的,当他看到一栋有趣的房子,他就会立即停下来拍照。

图片 3

他被那些老旧的房屋深深吸引着,就像它们有着很多的故事等待着被 Pita
挖掘。尤其是一栋古朴的三角屋顶的老房子,让他想起了外公在马德拉群岛上的房子。

葡萄牙 里斯本

虽然都是手机拍摄的,但他拍的照片看起来就像是插画一样有着干净的画面、对称性的构图和明亮鲜艳的色彩。还有点像韦斯·安德森的风格(布达佩斯大饭店导演)。

图片 4

拍出这样的效果也不容易,Pita更多的时候都是通过后期来把房子周围的路灯或者垃圾箱消去的。

葡萄牙 马德拉群岛

也可以通过构图的方式来保持画面干净

图片 5

他还会用Instagram自带的滤镜来美化自己的图片(虽然看着不像)。

葡萄牙 马德拉群岛

他用手机拍摄房屋,并尽量还原成它们理想中的样子,记录它们的特点、现有的地理环境和文化背景。

点击”孤独的房子”(lonely houses)摄影项目,查看更多

Pita 现在换了新的摄影工具,分别是尼康 D700
数码单反和玛米亚的中画幅胶片相机。但如果是在 Instagram
上分享自己的作品,其实一部玛米亚胶片相机就够了。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这些房屋除了孤独感外,有时候房屋的窗子和大门形成的天然表情也给Pita带了很多乐趣。

稿件一经选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本网免费将其使用于本网或与本网有合作关系的非赢利性各类出版物、互联网与手机端媒体及专业学术文库等。

不知道这是不是房子的制造者刻意为之,不过自带颜文字的房子,一看就不是正紧房子。

由稿件引起的著作权问题及其法律责任由作者自行承担。

(○Д○)

(゜ロ゜)

(゜﹃゜)

有时候 Pita
也会停下来仔细思考眼前的房屋,想象着这些孤独的房子下住着的都是什么样的人。

我突然想起了彭涛,在云南的山谷造了一座自己理想中的概念屋子,并命名为柏涛塔。

这个房屋的建造起始于07年,内部全玻璃设计、需要攀爬才能进入的空间、外部被石墙包围都属于非常超前的设计,在一开始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彭涛的行为,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在造一座惊艳世人的建筑。

这栋房屋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孤独空间。由于它实在是太偏了,每一次从镇上过去都要花费一段时间。但用彭涛的话来说,放置肉身的房子已经太多了,柏涛塔是用来放置心灵的。

家是一个包含了复杂情绪的场所,包含着地域、文化背景和居住者的个性,而这些各有特色的“孤独小屋”对于它们的主人来说,一定是他们的梦想之家。

相关文章